台媒:进入菲律宾的中资几乎都投到了博彩产业中

台媒报导,二○一六年十月访问中国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风光带回价值两百四十亿美元的对外直接投资(FDI)及政府开发援助(ODA)。网络杂志「外交家」(The Diplomat)依据菲律宾央行的资料报导,至今年三月,中国流入菲律宾的FDI仅约十.四亿美元,且几乎全数投资于离岸博彩产业。据报导,菲律宾独特的经济结构是中国FDI几乎单一挹注博彩业的原因,而该现象恐对菲律宾的长期就业、房价与社会造成负面效应。

报导说,菲律宾政府未能吸引可观的FDI投注制造业,以及其他放眼外销市场的产业,原因在于历届菲律宾政府未能打造强健的制造业,或充分投资天然资源产业,进而发展出口经济的竞争力。而菲律宾的「国有与控制企业」(GOCC)不仅没有带动经济成长,反而年年亏损,必须以公帑纾困,人事则充斥政治任命。

对菲律宾就业、房价造成负面影响

菲律宾GOCC的积弱不振以及「寻租」(rent-seeking)恶习的破坏性效应,导致寡头转向国内消费市场。菲律宾首富家族独占房地产、商场、运输与能源等特定产业,并与希望在菲律宾做生意的外籍投资人合作,因而拒绝中国与其他投资人,以免影响其市占率。

一九七○年代,菲律宾主要发展策略为输出高、低技术劳工。海外劳工汇款回国,货币兑换处多开设在寡头经营的购物商场内,而依赖商场、饭店与内部市场的消费型经济,催生了适合离岸与在地赌场的生态系。

菲律宾与中国整顿博彩业前的澳门类似,贪腐的警察部门、地方政府的势力,以及寡头家族横行,使菲律宾成为澳门博彩资金涌入的首选之处。尽管缅甸、寮国与柬埔寨也积极发展博彩产业,但这些经济体缺乏菲律宾吸引富有观光客涌入的豪华商场、酒店与赌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