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博彩业

PAGCOR驳斥其离岸博彩专门面向中国市场的指责

菲律宾娱乐和游戏公司(PAGCOR)否认了其持牌离岸博彩运营商和服务提供商专门针对中国玩家的说法。   最近有新闻报道指责PAGCOR,称他们授权给那些面向中国市场的网络博彩运营商,让这些网络博彩运营商能在菲律宾光明正大的从事非法活动,要知道网络博彩在中国是违法的。 PAGCOR在一份新闻声明中表示,其持牌的离岸博彩运营商只针对讲中文的个人,中国境外有很多说中文的人。   PAGCOR重申,它严格要求其许可运营商和认可服务提供商严格遵守各国和地区的当地法律。 “PAGCOR只允许离岸博彩商向允许在线博彩地区的离岸玩家提供服务。”PAGCOR在一份声明中。 PAGCOR在声明中还谈到了中国工人涌入在博彩业的问题。 “考虑到相当数量的离岸博彩玩家玩的都是中文游戏,许多在菲律宾经营的离岸博彩公司聘请讲中文的客服人员,以满足其客户的独特需求。” “事实上,PAGCOR及其合作机构将发布通告,确保菲律宾的中国工人不会剥夺菲律宾人在本国的就业机会,”它补充说。

全球博彩市场未来6年将涨6% 2022年价值6350亿美元

据一份出自爱尔兰都柏林某机构市场调研的结果看,到2022年的时候,全球的博彩市场价值预计达到6350亿美元。 调查显示,从2016年到2022年这6年间,全球博彩市场将涨近6%,该机构在发布的内容中说到:“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普及,游戏设备的提升加上消费者需求的增涨,推动着这个市场的发展。” 调研者说:“亚太地区是主要的增长区,由于美国投资者在这个地区开办了一些大型乐场,将美国的博彩业发展到了亚太地区,这些大型乐场在亚太地区的出现,促使了博彩市场在这个地区的发展。” 源于许多国想要发展本土的旅游业,博彩业是他们着眼的重点。 之前摩根史坦利投资司曾做过一项调研,研究显示全球博彩市场在2014年的市值达到4230亿美元,乐场业的贡献最大。

英国博彩广告或迎来大变革

据英国博彩委员会(UKGC)执行官称,英国博彩运营商面临着一场监管“暴风雨”,因为公众和政治人士对博彩广告的反感态度“强硬” 。 周三,UKGC的消费者保护和授权项目主管安格斯在伦敦负责任营销博彩运营商会议上发表演讲,告诉博彩行业高管,他们的未来看起来很严峻,除非他们采用新的做法来推广他们的博彩产品。 安格斯(如图)警告业内人士,忽视围绕博彩广告的“强化公众和政治情绪”是“不明智的”。安格斯表示目前的情况不可持续,因为该行业的负面报道每周都会频繁出现。 安格斯警告称,“消费者对赌博的信任度处于历史最低水平”,而英国石油天然气公司的季度在线调查追踪数据显示,近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认为博彩广告“应该气馁”。

马华署理总会长:向博彩业增税会加剧非法赌博滋长

马来西亚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劝政府,不要为增税收而打博彩业主意,当心赔了夫人又折兵,加剧非法赌博勾当滋长。 魏家祥在脸书专页发文告提及,他于周末和周日回到柔佛州处理事务,与民众聊起销售与服务税(SST)时,有民众问他万字票有6%服务税后会不会涨价? 一时间他答不上来,当他反问万一涨价的话怎办?结果对方说:“那就没法子,只好去买黑市(非法万字投注)。” “我想,这是很多升斗小民的盘算,也是博彩业者和社会工作者最担忧的问题,更是政府必须从长计议的地方,尤其站在税收和社会发展层面做全面的思量。” 他表示,身边的朋友都知道,他对数目字有敏锐的洞察力,可他对赌这方面还真是一窍不通,不曾投注万字票分文,也不曾在赌场下注过,连麻将、扑克牌游戏和俗称的“拉密”都不会玩,但由于偶有听闻人们和亲友提及,加上媒体的报道,对博彩业还是有些基本认知。 根据媒体报道,地下万字厂也就是所谓的“黑市”,2016年的总营收达到合法万字票公司的1.5倍即135亿令吉,造成政府流失30亿令吉的税收,这还未涵盖网上非法赌博和赌球。 消费税推出时,业者和政府洽谈以避免地下万字厂得益,博彩业者决定吸纳消费税,而政府也同意扣除了博彩税和彩池税,再扣除派彩金后,才针对有关数额征收6%消费税,赌场方面则是针对净营收额。 即将在9月1日实行的服务税,在消费税推行以前的SST制度中,博彩业是被豁免征税的,新的服务税征收方法也就无从考据。但愿政府和业者进行磋商,包括参考消费税方式,避免加重业者压力以致无法吸纳服务税,被迫转嫁成本到投注者身上。 不久前,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驻新加坡代表处的分析,呼吁投资者尽可能避开投资马来西亚被视作“罪恶领域”的烟酒赌,尤其2019年度财政预算案在3个月内将提呈至国会,政府或为填补SST取代消费税的税收差额,进而往烟酒赌下手做为补救措施。 马来西亚博彩业征税率亚太区域最高 马来西亚博彩业的征税率也是亚太区域最高的,远高于新加坡和澳门。 魏家祥指出,马来西亚赌场和万字票的博彩税,最后一次的调整是在1998年,至于万字票彩池税则是2010年,目前,赌场要缴付的各层次税务高达31%,万字票公司则要缴付22%的税务和10%的捐献,这还不包括24%的公司税。 澳门虽然博彩税高达35%,但博彩业者却豁免公司税。马来西亚博彩业税务架构相对复杂和重叠,财政部应趁着SST的执行与业者全面探讨税务架构,确保不造成重复征税。 政府在打博彩业主意前,也必须先拟定周全的策略,采取行动打击非法活动,待行动奏效后再谈提高税率。 科技发达让非法赌博普及化 近年来科技的日益发达,人民热衷于更易接触和上手的非法博彩活动,以致合法博彩业者面对利润削减的严峻挑战。 若政府未做深入考量就肆意妄为,迫使业者调整零售价,这只会助长社会上非法投注的歪风,政府税收不见可观增长反流失更多,这将得不偿失! “据我所知,黑市万字票的下注多样化,有折扣又还可以赊账,赔率方面也比合法万字票高。如果合法业者被迫涨价,终将迫使万字迷铤而走险的往黑市投注,也更热衷于网上赌博和马机,这将引发更多社会问题。” 非法投注不一定现金交易,有者允许赊账或月结算,甚至提供放贷服务,往往造成人们的开销不经意超出预算的问题,社会问题势必接踵而来。 魏家祥强调,无意鼓励民众涉及赌博活动,但不希望看见政府为填补收入空洞,轻举妄动之下造成往后更多的家庭悲剧上演。 “因此,恳请政府三思而后行,不要只求打造健康社会,却无视现实情况,最终助长走私和地下非法活动,社会健康情况不成反而恶化,政府收入不见大增反而流失更多,损人不利己也得不偿失。”

马来西亚博彩业9月1日起需缴6%的服务税

马来西亚关税局指出,所有博彩业者从9月1日开始,需要根据服务价值(Nilai Perkhidmatan)缴交6%服务税,线上赌博活动则无需征服务税。 根据马来西亚关税局指南,计算服务价值的方程式是,业者在一项博彩活动中的净所得(即总收入减赌博税再减总奖现金)乘以100/106。 马来西亚博彩业者所需缴交的服务税,就是服务价值的6%。 “若一个俱乐部举办幸运抽奖,一共售出500张价值10令吉的票,最终送出5个价值200令吉的礼篮,其算法是5000令吉的收入减赌博税再减总奖金,以得到服务价值及算出将被征收的服务税。但是,在这个情况中,主办单位送的是礼篮,不是现金,因此总奖金总数是零。” 另外,指南指出,博彩业者是指任何获得法律允许提供赌博、收注、彩票、赌博机及幸运游戏等服务的单位。 “其中包括赌场、赛马、买字、彩票、赌博机等赌博活动,以及获财政部公共资产管理部批准的社群所举办的幸运抽奖。这些皆需征收服务税。 “向民众兜售彩券的中介人士,无需在2018年服务税法令下注册。” 博彩业的征税日期依赌博类型而异,如买字、彩票及幸运游戏将依开彩当天征税、赌博机依业者从赌博机取钱当天,或根据机器交易记录征税、赛马赌博依赛事举行当天征税,而赌场则依纳税期征税。 指南指出,博彩业者每年缴付的5000令吉执照费用,以及线上赌博活动将不被征收服务税。 所有符合缴交服务税的博彩业者,有责任对需要征收服务税的服务收税、发出具有详情的发票(Invoice)和收据(Receipt)、在截止日期之前以电子方式提交SST-02服务税报表及缴交服务税,以及保存相关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