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美国博彩业

新泽西州司法部长指控金沙集团老板妨碍网络博彩合法化

美国新泽西州司法部长NJ AG Gurbir Grewal 对美国博彩业大亨、金沙集团老板谢尔登·阿德尔森提起诉讼,控告后者干预了该州网络博彩合法化。 周二,NJ AG Gurbir Grewal 提起诉讼指控司法部非法拒绝该州于2月份提交的国家信息自由法案(FOIA)请求,并指控金沙集团老板是幕后推手。 金沙集团老板阿德尔森一直以来都是网络博彩的激烈反对者,而且他还为反互联网博彩联盟(CSIG)提供资金,CSIG的代表人物包括前执法官员和华盛顿政府,还有前参议员布兰奇林肯。

阅读:唐纳德·特朗普与黑手党的关系简史

本文曾与“马歇尔计划(the Marshall Project)”联合发表。“马歇尔计划” 曾获得2016年普利策新闻奖100周年的解释性报道奖荣誉。 入主白宫后,唐纳德·特朗普将会在全美顶尖智囊的帮助下,理清包括应该对刑事司法制度秉持什么立场在内的,所有那些他搞不清楚的问题。我们知道他是警察的 “铁粉儿”—— 特朗普希望警察能够得到更大的权力,但他并没有说明警方应被赋予怎样的权力,或他将如何实现这一抱负。 此前,他对《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的编委会说,增加就业能够解决高犯罪率带来的问题。同时他对死刑的态度也非常明确,他将通过取消注射执刑的方式,来推行更为严厉的政策,因为他觉得这种死刑执行方式“太舒服了”。 通过分析他之前与那些被认为是违法分子的人打交道的经历,也就是他跟黑手党交往的历史,有助于我们判断特朗普对犯罪和执法机构的立场。 尽管他鼓吹并强调法律与秩序,但资料显示,这名共和党总统对黑手党相当宽容。在他40年的经商过程中,特朗普曾遇到过大量与黑手党有染,而他显然又无法拒绝的生意。 在竞选活动中,特朗普一直不愿透露自己过去跟那些声名狼藉的人打交道的经历,但他还是没能忍住吹特朗普范儿的牛逼:“那些年里我结识过一些狠角色”,他在今年二月对克里斯·马修斯(Chris Matthews)说道,“跟我认识的那些人比起来,你我每天打交道的这些政客就像一帮乳臭未干的小孩儿。” ……特朗普选了一家臭名昭著的拆迁公司,FBI 资料显示,这家公司的老板之一是费城数一数二的黑手党老大,他同时还是大西洋城的犯罪头子。 事实上,FBI 的一份陈年备忘录显示,特朗普对黑手党的态度跟他自己的说法截然相反。这是虽然年轻但老于世故的特朗普,努力钻营的经典例证。那份备忘录是由一名资深的 FBI 探员在1981年撰写的,记录了他和另一名 FBI 官员一起,与这位来自纽约皇后区的商界后起之秀,时年35岁的房地产开发商之间的会面。会面中,他们聊到了特朗普即将投身大西洋城的博彩业。尽管这份备忘录是以 FBI 那种打着官腔的生硬措辞写成的,但记录中,特朗普那些令人瞠目结舌的说法仍然非常有意思。据备忘录记载,“特朗普对探员们说,他从新闻媒体和各种熟人关系那里得知,有人在大西洋城从事有组织犯罪活动。” 这有点像是在说,他曾听说原来有个叫阿尔·卡彭(Al Capone)的人没有老老实实缴税。但可能是为了让自己之后的说法更具说服力,特朗普没有改口,“特朗普说,他打算在大西洋城建一座赌场,但他不想在无意间毁了自己家族的名声。” ∆ 详细记述了特朗普与FBI特工会面内容的备忘录节选:“据悉有人在大西洋赌城从事有组织犯罪活动” (第一页) FBI探员们有理由认为他的这种说法不太老实。 首先,当时在政治和商业方面给特朗普出主意的是个名叫罗伊·科恩(Roy Cohn)的律师,他的客户包括一大票罪犯,其中就有意大利黑手党吉诺维斯(Genovese)和甘比诺(Gambino)犯罪家族的老大。科恩在进行私人执业之前,曾是参议员约瑟夫·麦卡锡(Senator Joseph McCarthy)的首席顾问,他在东68街的一栋联排式住宅里办公,外号 “胖子托尼” 的安东尼·萨勒诺(Anthony “Fat Tony” Salerno)和 “大块头保罗” 的保罗·卡斯特利亚诺(Paul “Big Paul” Castellano)都是那里的常客。 在1992年出版的《特朗普:生意与没落》(Trump: The Deals and the Downfall)里,科恩原来的一名秘书向作者韦恩·巴雷特(Wayne Barrett)回忆说,除了咨询法律方面的问题之外,黑帮老大们在律师办公室可以谈生意而不用担心被FBI监听。据巴雷特在书中记载,科恩曾对一名记者说,特朗普 […]